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
 

【桃创】酸甜之吻

写了两个小可爱谈恋爱的故事。



Attention!
-含毛栗
-撂笔一年多的复健产物,ooc
-亲吻表示







午后二时,在露台茂盛的红玫瑰丛后,和姬宫桃李君接吻。这件事不知什么时候成了紫之创的每日必修课。

此刻,他正坐在花坛的边缘上,红着脸仰视着桃李可爱的脸蛋。

桃李的脸也很红,颤抖的双手捧起创柔软的双颊。阳光灼热的碎片散落下来,落进紫之创薄暮般的瞳孔里,烧得他眼眶发热,耳根发麻。

“……呐,桃李君,”创的目光羞怯地向下飘,落到桃李饱满的双唇和圆润可爱的下巴上。水色的睫毛战栗,像蝴蝶的翅膀。

“……不吻我吗?”

桃李肩膀一阵颤抖,创绯红的脸颊就像他身后的红玫瑰般美丽,却显得无比的纯洁。桃李用软绵绵的掌心摩挲着创的脸庞,惹得水色的美丽少年眼泛泪光。

“创……”

他唤他的名字,他便垂下长长的睫毛,闭上眼等待着。

一个青涩的吻。少年们只是唇瓣相贴,久久地红着脸,摩挲着对方温暖柔软的嘴唇。空气中流离的暖色也为他们凝固,二人轻软的发顶上流淌着温度的河流,阳光中,他们像两只透明的精灵。

“……算了。”

桃李突然离开创的双唇,赌气般地扯着自己的衣摆,脸颊金鱼一般,胀鼓鼓。

“创,下周先不要来这里了。”

“诶?”

“我……我有事情要办啦!”

创被搞得莫名其妙,只是呆呆地看着桃李。半晌,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,“桃李君……讨厌我了吗?”

桃李被创突如其来的眼泪吓慌了神,一时间竟没说出话来。

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创只哽咽地挤出一句话,然后遮着脸,丢下愣住的桃李,逃也似地跑走了。

“啊……”桃李这才猛地回过神,眼眶一热,泪水决堤一般地淌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……什么啦!我只是想有更多的时间练习接吻而已嘛!!创那个笨蛋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呐,猴……衣更前辈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前辈。”桃李心不在焉地翻着社团提交给学生会的表格,脑子里全都是创泪水濡湿的脸。

“你刚才是想叫猴子来着吧……”衣更真绪揉了揉眉头,“不过姬宫你居然会来问我问题,真少见啊。一般你都直接叫伏见帮你做,或者去问副会长吧?”

“因为不能问他们两个!绝对会被说教!啊~~真是麻烦死了!为什么尊贵的我要受这种罪啊!”就像突然打开了开关,桃李直到刚才为止都控制的很好的少爷脾气一股脑地涌出来。“猴子……衣更前辈!接吻到底应该怎么做?”

真绪一下子怔住了,睁大眼睛看着桃李,脸上的表情相当复杂:“你……什么?”

“就是接吻啦接吻!那种可以让人觉得舒服的接吻!”桃李通红着一张脸,泄愤似的大声说,“你可不准说不知道哦!我看到你和那个朔间接吻了!也不准和别人说我问过你喔!”

真绪听的脑仁生疼,他是什么时候看到的啊?!话说为什么要问怎么接吻?恋爱了?!

这时,学生会的门“吱呀”地开了。门缝间露出黑色顺滑的发顶和惺忪的睡眼。

“真~绪,还没好吗……我想回家睡觉了……”

“啊!你不就是那个朔间!”桃李眼前一亮,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,“我有事情要问你!”

“诶~不要。学生会的房间不能随便进吧?被抓住了很麻烦的。话说你也太没礼貌了,小暴君,至少好好叫我'朔间前辈'啊。”

桃李难得没耍性子,反而有点紧张地走到凛月面前。“那,朔间……前辈,你能告诉我……”稍微拉低了声音,桃李的脸红得像个苹果,“你和衣更前辈,是怎么接吻的?”

凛月愣了愣,旋即哧笑起来:“偷窥是不好的~我倒是没什么,真~绪知道了肯定头疼死了。你看,都能看到那个消沉的气场了。”

“本来是想说'不知道'来着,不过让我看到真~绪这样的表情也很不错呢。我进来没问题吧?”凛月转向桃李,得到肯首后径直走到真绪的桌前,坏笑着看向一脸“认命了”的真绪。

“小暴君,看好了,我和真~绪只示范三次噢。”凛月坐到衣更真绪的办公桌上,语气里盈满了慵懒的笑意,“你会学的很快吧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下午两点露台见。姬宫桃李。”

创收到了这样的短信。

自然是想去的,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和桃李说过话了。但是想到桃李那天的态度,创就忍不住害怕,害怕这会是最后一次和桃李在那片玫瑰后、偷偷地见面。

……结果还是来了。果然还是想见他。

创早来了半个小时,躲在玫瑰丛后抹眼泪。

浑身都发抖。创感觉心口闷闷的,泪水模糊了视线,眼前的白砖地像一片解冻的冰湖,自己如履薄冰。虚弱感涌上来,头昏昏沉沉,血液从后脑流向眼眶,热乎乎的。喉咙也好干,满脑子都是桃李君、桃李君、桃李君。

完了,我大概真的会难过到死掉……

“……创!!”

……桃李君?

“呜呜……创,你别哭了……”

桃李君,不要帮我擦眼泪啦,止不住的……

“我……你。”

我……你?

温热的触感覆盖了双唇。创泪眼模糊,看不清桃李放大的脸,却感觉幸福的要崩溃了。

他的双手环上了桃李尚显稚嫩的肩膀,兔子般温顺地搭着他的脖颈,任由他亲吻他湿漉漉的脸和唇。

桃李轻轻地用嘴唇触碰着创,拇指一遍遍抚摩创的脸颊。他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创的嘴唇,那两瓣颜色和形状都花瓣样优美的唇颤抖了一下,随既微微张开,露出一点点洁白的牙齿。创双眼紧闭,睫毛颤颤,脸蛋红红,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。

桃李温柔地舔吻,舌头伸进创的口中,吮吸创的双唇,交换甜美的津液,撩拨创的舌头,同他交缠不已。水声啧啧,是雨鞋踩在虹色的水洼里,开花的恋慕荡起涟漪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桃李说。

午后二时,花园露台,少年相拥而吻,纯洁香艳的、大人的吻的初体验。

那一定是,酸甜之吻。

Fin.

全文链接
 
评论(4)
 
 
热度(32)
 
上一篇
© Hiyoko|Powered by LOFTER